李飞飞继任者、谷歌云AI新主管安德鲁·摩尔的AB面

发布日期:2019-04-27

在官方宣布安德鲁·摩尔(Andrew Moore)将在今年年底前从李飞飞手中接过Google Cloud人工智能业务后,这位卡内基梅隆大学(CMU)计算机科学学院(CSC)院长关于人工智能的一言一行,正在被外界放大检视。

李飞飞在9月11日发表的「离职感言」中将安德鲁称为是「计算机科学界资深的领袖」,CMU校长Farnam Jahanian亦赞赏他「一直热衷于技术对社会的影响,是用技术改善人类生活的领导者」。然而,在种种赞誉与光环之下,安德鲁却被曝与美国国防部门关系密切,担任军方智库军事AI小组的联席主席,还曾宣称可以用无人机「监控几乎整个世界」(monitor pretty much the whole world with drones)。

今年早些时候,Google Cloud向美国国防部提供无人机图像识别技术的Maven项目曝光,在数千名员工的联名反对下最终停摆,一名Google前雇员对媒体表示,有关安德鲁的人事任命,「是在『打脸』之前4000多名联署要求取消Maven的Google员工」。

军方智库的座上宾

外媒Insider称,Google Cloud首席执行官Diane Greene在关于安德鲁接替李飞飞的博客文章中,既提到了他CMU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的身份,也向外界介绍了安德鲁曾在Google任职过的经历,却唯独没提到他的另一个特殊身份: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人工智能和国家安全工作组」的联合主席。

CNAS是一个与美国军方关系密切的智库。官网信息显示,CNAS在今年3月建立了「人工智能和国家安全工作组」,由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Robert Work和安德鲁担任联席主席,共同领导这个由18名前政府官员、学者和私营企业代表所组成的工作组。根据《纽约时报》当时的报道,这一工作组的目标是「探索联邦政府如何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并与大型科技公司及其他组织更好地合作」。

与安德鲁同为联席主席的Robert Work,正是此前让Google数千名员工大为光火的Maven项目的「幕后领导者」。

Robert Work所领导的这一计划,试图通过和Google的合作,利用AI技术来帮助军方解析无人机图像等数据。不过在数千名员工的联名「上书」抗议后,这一计划最终停摆,Google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还承诺公司永远不会参与AI增强型武器的研制。

外媒认为,Google这次聘用有军方智库背景的安德鲁担任AI业务要职,注定会再次引发其在某些特定领域布局AI及其与军方关系的争论。目前,已经有一位前Google员工表示:「在对Maven项目的内部普遍异议后,Google聘请安德鲁·摩尔的行为,令人担忧......Google员工希望减少与军工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之间的联系,而不是更多地建立连结。对于在反对Maven的信件中联名的4000多名Google员工而言,这一次的聘用简直是在打他们的脸。」

被放大检视的言论

除开在军方智库CNAS的座上宾身份,安德鲁有关人工智能和军事科技的部分言论也被媒体扒出,并被放大检视。

在CMU任职期间,安德鲁经常谈到人工智能在防御和军事应用中所能扮演的角色。2017年时,安德鲁曾在CNAS有关人工智能和全球安全的会议上讲道:「如果我们想并且需要的话,是可以使用各种无人机来监视整个世界的......我不是说我们要这样做,但是这中间是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

安德鲁在CMU的公开履历也没有被媒体「放过」用来大做文章的机会。公开信息显示,安德鲁曾参加过「恐怖威胁的侦测和监视」工作。在2017年9月的美国海军研究咨询报告中,安德鲁还被列为是「海军部门自治和无人系统」的事实调查贡献者。在2017年关于全球安全的讨论中,安德鲁提到了将数字个人助理(例如Google Assistant和亚马逊Alexa)纳入军事应用的可能性。

不过,出生于英国但后来成为美国公民的安德鲁,其实常常表态称,将AI带出实验室并融入现实世界,需要非常谨慎。在3月CNAS「人工智能和国家安全工作组」成立的时候,摩尔还强调道:「要确保AI以一种将权力赋予人类而不是取代人类的方式与人类合作,还要保持人类的最终决策权」。

在最近的CNAS播客节目中,安德鲁还讲述了他在现实生活中自认为偏「保守」的人工智能观点:「举例来说,即便我知道在一个城市推出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会减少50%的死亡率,但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不会有不必要的死亡发生前,我绝不会启动它。」

「计算机科学界的资深领袖」

在外媒对安德鲁历史言行的放大检视下,担忧的情绪正在蔓延。但和「终究要回归」的李飞飞重返斯坦福一样,安德鲁去职CMU,并在今年年底前入职Google,其实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回归」。

根据Google Cloud首席执行官Diane Greene的说法,在2006年到2014年期间,安德鲁就曾为Google工作过。在此期间,安德鲁帮助Google建立起了匹兹堡研究中心,并担任总监。2014年8月,安德鲁重返CMU,担任计算机科学学院院长一职。

在Google Cloud发布安德鲁接棒李飞飞消息的两周之前,安德鲁便通过邮件的方式向同事和学生说明了自己将在今年年底前再次出走「象牙塔」的消息。彼时,CMU校长Farnam Jahanian在一封给全校师生的邮件中写道:「安德鲁对CMU和匹兹堡市的影响不容小觑,自1993年成为学校计算机科学教授以来,安德鲁一直热衷于技术对社会的影响,是用技术改善人类生活的领导者。」

CMU校报The Tartan称,在安德鲁任职院长期间,计算机科学学院的新生连续三年实现性别平等,今年招收了211名新生,而2014年仅为139名。去年,该院超过一半的本科学生是女性,在CMU和全美各地的计算机科学专业中名列前茅。此外, 计算机科学学院在今年还成为了美国第一所提供人工智能本科学位的学院,该院的人工智能研究生课程在2019年的USNews榜单中位居榜首。

安德鲁说,他对于新工作「充满了兴奋」,并表露了自己技术乐观主义的想法:「我一直深信用技术的力量来改善世界的状况,因此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帮助Google将实用的AI引入所有其他行业和垂直领域的大好机会。」

时间拨回今年3月「人工智能和国家安全工作组」成立的时候。彼时,安德鲁曾警告称,美国太多的计算机科学人才都进入了互联网巨头公司工作,他的这番表态一度向外界衍生出了「随着科技公司吞噬所有人才,谁来培养下一代人工智能专家」的隐忧。

现在,这位「计算机科学界的资深领袖」,却也成为了科技巨头的一份子。在他身后,因过往言行被放大检视而形成的担忧,正滚滚而来。